人工智能实验室

人脸搜索:你的面孔,他们的“玩物”?

作者丨陈思

一张照片搜出你的所有信息,有多少人在滥用你的面孔?

“上流社会”人士从来不缺乏对新技术的“热情”。

2018 年 10 月的一个星期二晚上,Gristedes 便利连锁店亿万富翁 John Catsimatidis 在纽约曼哈顿苏活区附近的一家高档意大利餐厅用餐的时候,发现他的女儿 Andrea 与一名陌生男子一同走了进来,女儿没发现自己。接下来 Catsimatidis 做的事儿令人有些惊讶:他叫过服务员,让这名服务员走到跟女儿一起的那名陌生男子面前拍了一张照片。

Catsimatidis 将这张照片上传到手机上的面部识别应用程序——Clearview AI 上。Clearview AI 是一家备受争议的初创公司,最近刚刚因为分发程序流程违反苹果企业证书政策,而被苹果关闭了开发者账户。Clearview AI 拥有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其中包含数十亿张照片,这些照片都是从 Facebook、Twitter 和 LinkedIn 等网站上抓取的。几秒钟之内,Catsimatidis 看到了跟女儿在一起的陌生男子的照片集,以及它们出现的网址。并且清楚地知道了:女儿的约会对象是一名来自旧金山的风险投资家。

Catsimatidis 说:“我只是想确保他不是骗子。”随后,他将该男子的个人介绍发给了女儿。

女儿的这名约会对象惊讶于 Catsimatidis 是如何这么快就得到自己详尽信息的。而 Catsimatidis 的女儿则表示:“我了解我父亲,他确实能够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他喜欢尝鲜新技术。”

Catsimatidis 是从公司另一位创始人那里知道的这款人脸搜索应用,此前那位创始人已经把这个应用放在了部分线下商店里,用以侦察小偷或竞争对手的潜入。

而 Clearview AI 其实早已在美国“上流社会”聚会中流传开来,他们用这款软件来识别感兴趣的陌生人,或者帮自己想起那些看上去认识但是记不起名字的脸孔。

至于 Clearview AI 本身也是很乐于向这些人提供服务的,“我们向潜在和现有投资者以及其他战略合作伙伴提供了试用帐户,以便他们可以测试该技术。”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Hoan Ton-That 说。

“人脸搜索”产业浮出水面

一张照片,只消数分钟,一个人在全网发布过的照片以及来源就被查得一清二楚,这样的操作让人不寒而栗,而其背后的“人脸搜索”产业更加让人惶恐。

以 Clearview AI 为例,这家公司虽然以人脸识别技术起家,但是在业内也算得上是“名声在外”了。

这家公司声称自己设计了一套人脸识别寻人系统:用户可以通过上传某人的照片到该系统,即可获得此人在全网公开的照片信息及其源头链接,简单来讲就是“一张照片,全网寻人”。同时,该公司表示,他们从 Facebook,YouTube,Venmo 等数百万其他网站中抓取了约 30 亿张图像,远远超出了美国政府或硅谷科技巨头们建造的任何数据库。

该公司创始人 Hoan Ton-Town 说,他希望将这套系统提供给执法部门使用,这样可以大大增加走失人员的搜索以及暴恐人员的跟踪力度。比如,Clearview AI 就曾声称协助纽约警方破获了一起疑似爆炸物的案件,虽然纽约警方后来表示案件破获与这家公司并无关系。

图注:Clearview AI 号称协助破案的宣传文件

抛开这一“打脸”事件不说,像 Clearview AI 这样依靠“人脸搜索”业务吃饭的公司正在悄悄崛起,甚至逐渐成长为一个庞大产业。

比如,一家名叫 Trustwave 的新加坡公司就推出了一款基于人脸识别的情报搜索工具——SocialMapper。使用方法同样简单,只需要上传一张人脸照片和姓名,就能找到此人在 Twitter、Facebook、LinkedIn、Instagram,甚至微博、豆瓣等等社交媒体上的用户主页。最后,SocialMapper 还会综合这些社交媒体内容出具报告,报告会包含性别、年龄、所在地、电子邮箱等等详细的个人信息。

除了形形色色的 App,还有一些专门以搜脸找人为核心业务的网站。这些网站往往打着一些看似正义的旗号,比如“帮您查看是否有人非法使用您的照片”,实际上则是依靠人脸搜索来帮助别有用心之人完成类似人肉搜索的业务。这些网站甚至会对不同的业务明码标价,按级别收费,某些网站的“高级 VIP”甚至可以获得极其详细的目标人物资料,与之相关的亲属等信息也会统统暴露。

图注:某人脸搜索宣传

在质疑声中成长的人脸识别

2020 年 1 月,Twitter 向 Clearview AI 发送了一封停止访问信,指出该公司从其网站收集了照片,这违反了 Twitter 的服务条款,并要求 Clearview AI 停止数据抓取并删除从 Twitter 收集的所有数据;不久后,Facebook 也对 Clearview AI 发出了类似的警告。

虽然该公司一再强调,其技术“仅适用于执法机构和选择安全专业人员作为调查工具”,但是美国伊利诺斯州东部北区地方法院已经向 Clearview AI 提起诉讼,称 Clearview AI 的行为是对公民自由的威胁。

Clearview AI 未来的命运会如何暂且不表,咱们回过头来说说人脸识别这项质疑声中不断成长的技术。

安全问题是一直围绕着人脸识别技术的核心话题,虽然无数企业都在强调对于这项技术安全性的保障,并且在很多场景下,人脸识别真的提供了不少的便利,但是质疑一直没能从用户的心头打消。

相比搜脸寻人这种刚刚崛起的产业,Deepfake、AI 换脸这样的名词或许更能引起人们的警觉。毕竟当换脸技术刚刚兴起的时候,就在全球引发了热议,换脸 App 虽然挑起了一段时间的热度,但更加剧了人们对于人脸识别的恐惧——换脸之后毫无违和感,不正可以用来造假吗?

受舆论的压力影响,一些换脸 App 下架了,就连 GitHub 也禁封了 Deepfake 的相关开源项目。但是影响已经形成,且仍然有不少人在早先下载好的代码中不断“优化”,在那些普通用户看不到的地方继续散播着伪造的图片、视频。

除了来自用户的不信任,人脸识别还被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立法机构“特殊关注”,比如第一个全面禁止人脸识别的城市——旧金山,以及号称“史上最严”的 GDPR 都曾对人脸识别的“不正确使用”进行过处罚或警告。

虽然这些严格执行的法律一定程度上保护了用户的隐私安全,但却也不同程度地限制了技术的发展。安全与发展两者如何能全面发展,也成为了立法者与企业不断为之努力的方向。

结 语

人脸识别,老生常谈,常谈常新。技术在进步,制度在完善,但是灰色、黑色的产业链却总也没法一网打尽,本该用来向善的科技也在那些阴暗的角落里滋生更多的病毒,甚至成为某些权钱交易的“桥梁”。是的,技术向善在与人,但人心若向恶又当如何?

精彩推荐